何牧

这里何牧/织暮
上学期间更文速率超慢的。
扩列私。

误入05

#巨型ooc#
#再去漫展前更不完这篇我原地爆炸!#


要我不过去,怎么可能,面对着如此伤痕累累的大哥,我站在这里不动,怕不是想要我的命,早就已经受够了,那种拖大哥后腿的生活,这次就让我来救大哥吧。

“卡米尔,你觉得就凭你现在这幅模样,可以救得了你大哥,你怎么这么喜欢做白日梦?”

在离,最终目标还剩一步之遥,是卡米尔回头看着,那发出不友善声音的人,头一次成年后,在除了雷狮大哥的面前,露出表情。那双早已失去的瞳孔,面对那人,满满的全是厌恶。“你知不知道你的声音真的很难听”撤去眼底的不耐烦,向前踏了一步,紧紧抱住雷狮的腰。“大哥,我来了。”

卡米尔紧紧的搂住雷狮的腰,看着他拥在一起的两人,嘉德罗斯心中愈加烦闷,伴随着低声咒骂,嘉德罗斯渐渐离去。“嘉德罗斯大人,我们,我们…………”可是他们期待能够得到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人已经离去,或许嘉德罗斯听到他们的呼喊,可是,他并没有进行,任何回复。

“怎么办”

“我怎么可能知道,知道怎么办?嘉德罗斯大人都已经走远了。”

“那,那,要不要你去追过去。”

“我追过去,你怕不是嫌我活的久呢。”

“那?”

“不管了,没有收到回复,也不可能离去,要不象征性的打两下?”

“好的,也只能这样吧。”

越窑中的鞭子落在卡米尔的身上,偶尔那鞭子会绕过卡米尔触碰到雷狮的肉体,但相比之前一味的抽打,不知好了多少,卡米尔他,正用他现在仅存的力量来保护雷狮。

鞭子一次次的落在卡米尔的身上,身上的疼痛感令卡米尔的头脑渐渐冷清。那是瞳孔中再次恢复了他那份与世隔绝的疏离。

“卡米尔,你在害怕?”卡米尔猛地将埋在雷狮胸前的头抬起,正对上雷狮的双眼。“我没有,大哥。”没事,那双紫色的双眼。不可置否的微微眯了眯。“卡米尔,你什么时候也跟着帕罗斯学会撒谎了。”卡米尔抱着雷狮的手紧了几分,像是在否定什么,却不想勒住雷狮的伤口,怀中的人倒吸一口气,卡米尔心中不安,一下松开了抱住雷狮的手。

却不想这时,雷狮突然突兀的动了一下,失去中心的卡蜜儿,向后倒去。“我……”倒下的过程比较漫长,注意力集中在雷狮身上的卡米尔,望着向他闭着双眼的大哥,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卸下防备,以最自然的姿势倒去。

“完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或许我们,得离开这里”

“为什么”

“如果嘉德罗斯追问,我们这算是动私刑吧。”

“好像是那么,我们快走吧”

“你先走,我断后”

“那你快跟上”

丢下手中的情绪,男人,向着远离的方向跑去。“终于走了吗?真是麻烦。”刚刚与,另一个狱卒对话的那个人,卸去了脸上的妆容。向着雷狮走了过来,解开了雷狮的束缚。“老大,你接下来要去干什么”雷狮从刑架上走下,看着那人。两人双目对视,就这样,没事开口。“我,我接下来,嗯,看,过几天,来找我吧,找得到就找,找不到就算了吧”待那人走远,雷狮蹲下,看着倒在地上的卡米尔,伸手摇了摇坎,卡米尔紧闭的双眼睁开,试图挣扎着站起来。“好啊,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背你离开这里。”不容卡米尔拒绝,没事,一把将卡米尔背起,便准备离开,我可真没用,不行,大哥身上也有伤,我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这样?打个身上的伤,被我这样压着,一定很痛吧,我的下来。想着别妄图从雷狮身上下来,挣扎着,挣扎着,却没有成功。“卡米尔,你别动,碰到伤口很痛”悲伤的人停止了挣扎,按照原本规划好的路线逃出,回头看不见的营地时卡米尔贴近雷狮,凑到他耳边。“大哥,要不你还是把我放下来。”雷狮,用手将背上的人搂紧了几分,使得卡米尔的前胸完全贴在了雷狮的背上。“怎么,不喜欢大哥背你了,哎卡米尔长大了,不喜欢大哥了”本来正打算摆脱蕾丝,贴近雷狮背上的姿势的卡米尔,听到这话,连忙摇头,熬粥如何解释的话语还没有串联成,身后,便传来被人打了两下的痛感,脑中还在编绘的词句瞬间变为空白,大哥,他居然打我屁股,我的天,沉静下来的卡米尔就着那个姿势,走着。

“大哥,我们去哪里”

“到了目的地就知道,那里,可以让我们暂时独处一下”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