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牧

这里何牧/织暮
上学期间更文速率超慢的。
扩列私。

误入04

#严重ooc

#入学考试时写在草稿纸上,被监考老师盯着写真羞耻。

——    ——   ——   ——   ——

因强光的照射还不能睁开眼睛的卡米尔,听到 那令人厌烦的声音,平生头一次在除了雷狮大哥的面前皱了眉。

“等你睁开眼睛,我相信你的神情会更加动人。”刺耳的笑声传入耳朵,心里莫名烦闷,干脆就这样闭着眼睛好了省得看见那令人作呕的面孔。

“还真是个渣渣,既然不想睁开眼睛,那就不用在睁开了。”眼睛上被蒙上了黑布,不过没关系,反正闭上眼睛也是一片漆黑。遮不遮眼睛也无所谓了。

“雷狮,你看看来的人是谁?”雷狮!不可能,大哥怎么可能绝对不会,嘉德罗斯一定在骗我。不行我得确认一下,费力的抬起被铁链束缚着的双手,试图拉下那黑布。看看现在!到底发生着什么!

“给我抓住那只虫子的手,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不用再睁开,怎么可能让你轻易的看清。”本来已经被铁链束缚着的双手,此时被两双粗糙的大手抓住,就现在还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挣脱。

“我想你肯定不相信你的雷狮大哥会被捉到这里,既然你现在看不见想必你们兄弟情深听声音总可以听出来吧!”嘉德罗斯起身,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远。在某处停留了许久,折返回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卡米尔身边的人。

“你,去让他出个声。”

左手失去了束缚立马想将眼前的黑布撤掉,右边的那人抓住不然卡米尔动弹,不放心的将卡米尔的双手扯到了卡米尔的背后。手臂上的疼痛,使得卡米尔不悦的弄出了些声响。不远处不知道为什么传来了一阵伴随着铁链的碰撞敲打木板的声响。

“雷狮,你最好不要发出什么声响不然不知道你可爱的弟弟会崩溃成什么样子。”过于空旷的空间,卡米尔可以清楚的听见每一个字。当雷狮的名字再一次从嘉德罗斯的口中说出,卡米尔还是忍不住颤抖。

不可能的,骗人的,大哥,大哥他绝对不可能在这里,这种不安感绝对是错觉。

鞭子抽打出的风声,落在人体上那种惊心动魄的声音,落入卡米尔耳中。此时的一切动作都显得多余。

现在还无法确定那个正在被抽打的人到底是谁。我得沉着冷静,自乱阵脚只会给对方添一重把握。

就算对方是大哥我也不能慌,我得想想如何带着大哥逃出去。我不应该在这里慌张,绝对不能慌张。怎么做才可以将我和大哥救出去。不能慌张。

时间流逝那方的人迟迟没有发出声音,卡米尔的心中越发不安,那人,不会的,大哥,他,怎么可能,他……

似乎为了印证卡米尔的猜想,在刺耳的鞭打声中,隐隐约约夹杂了一丝及其微弱的闷哼。

“大哥?”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卡米尔试探性的呼唤。

鞭子停止了挥舞,被蒙住双眼的卡米尔怔怔的立在那里,仿佛能够通过那层黑布看到对面的人,长久的沉默之后换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嗯……”失去了往日的狂傲,带着沉重的无力感。

“大哥!”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一声,喉咙有一点疼痛,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雷狮大哥对我说不要慌,他没事。怎么可能不慌,怎么可能没事,那一声声鞭子都是实实在在的落在了身体上啊!

如果说那个时候我睁开了眼睛,如果我不骗自己,如果我没有假装冷静,哪里来到那么多如果,都是我,全都是因为我大哥才会,我什么也做不成,我只会给大哥拖后腿。我真是个废物。

我得去大哥身边至少我可以帮大哥挡几下鞭子。不然大哥肯定还会继续被他们打的。我得过去。

被反扯到身后的双手用力妄图挣扎出来,毫无章法的乱动,当初在军校里学习到的逃脱方法早已被抛在脑后,现在卡米尔脑中全是跑到大哥身边去。

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被拽的通红。大哥他,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明明就在大哥身边去什么也不能为大哥做。明明想要为大哥做事去总是办不好。处处个大哥拖后腿的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放开他。”目睹了全过程的嘉德罗斯突然开口。怎么了他怎么竟然会。不管了现在倒大哥身边才是最主要的。

伸手一下扯下遮住视线的黑布。想大哥的方向跑去。看见那白色的外套被染上了血色,眼中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你的大哥还会经历什么我可不知道。”

——  ——  ——TBC——   ——   ——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