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牧

这里何牧/织暮
上学期间更文速率超慢的。
扩列私。

误入05

#巨型ooc#
#再去漫展前更不完这篇我原地爆炸!#


要我不过去,怎么可能,面对着如此伤痕累累的大哥,我站在这里不动,怕不是想要我的命,早就已经受够了,那种拖大哥后腿的生活,这次就让我来救大哥吧。

“卡米尔,你觉得就凭你现在这幅模样,可以救得了你大哥,你怎么这么喜欢做白日梦?”

在离,最终目标还剩一步之遥,是卡米尔回头看着,那发出不友善声音的人,头一次成年后,在除了雷狮大哥的面前,露出表情。那双早已失去的瞳孔,面对那人,满满的全是厌恶。“你知不知道你的声音真的很难听”撤去眼底的不耐烦,向前踏了一步,紧紧抱住雷狮的腰。“大哥,我来了。”

卡米尔紧紧的搂住雷狮的腰,看着他拥在一起的两人,嘉德罗斯心中愈加烦闷,伴随着低声咒骂,嘉德罗斯渐渐离去。“嘉德罗斯大人,我们,我们…………”可是他们期待能够得到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人已经离去,或许嘉德罗斯听到他们的呼喊,可是,他并没有进行,任何回复。

“怎么办”

“我怎么可能知道,知道怎么办?嘉德罗斯大人都已经走远了。”

“那,那,要不要你去追过去。”

“我追过去,你怕不是嫌我活的久呢。”

“那?”

“不管了,没有收到回复,也不可能离去,要不象征性的打两下?”

“好的,也只能这样吧。”

越窑中的鞭子落在卡米尔的身上,偶尔那鞭子会绕过卡米尔触碰到雷狮的肉体,但相比之前一味的抽打,不知好了多少,卡米尔他,正用他现在仅存的力量来保护雷狮。

鞭子一次次的落在卡米尔的身上,身上的疼痛感令卡米尔的头脑渐渐冷清。那是瞳孔中再次恢复了他那份与世隔绝的疏离。

“卡米尔,你在害怕?”卡米尔猛地将埋在雷狮胸前的头抬起,正对上雷狮的双眼。“我没有,大哥。”没事,那双紫色的双眼。不可置否的微微眯了眯。“卡米尔,你什么时候也跟着帕罗斯学会撒谎了。”卡米尔抱着雷狮的手紧了几分,像是在否定什么,却不想勒住雷狮的伤口,怀中的人倒吸一口气,卡米尔心中不安,一下松开了抱住雷狮的手。

却不想这时,雷狮突然突兀的动了一下,失去中心的卡蜜儿,向后倒去。“我……”倒下的过程比较漫长,注意力集中在雷狮身上的卡米尔,望着向他闭着双眼的大哥,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卸下防备,以最自然的姿势倒去。

“完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或许我们,得离开这里”

“为什么”

“如果嘉德罗斯追问,我们这算是动私刑吧。”

“好像是那么,我们快走吧”

“你先走,我断后”

“那你快跟上”

丢下手中的情绪,男人,向着远离的方向跑去。“终于走了吗?真是麻烦。”刚刚与,另一个狱卒对话的那个人,卸去了脸上的妆容。向着雷狮走了过来,解开了雷狮的束缚。“老大,你接下来要去干什么”雷狮从刑架上走下,看着那人。两人双目对视,就这样,没事开口。“我,我接下来,嗯,看,过几天,来找我吧,找得到就找,找不到就算了吧”待那人走远,雷狮蹲下,看着倒在地上的卡米尔,伸手摇了摇坎,卡米尔紧闭的双眼睁开,试图挣扎着站起来。“好啊,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背你离开这里。”不容卡米尔拒绝,没事,一把将卡米尔背起,便准备离开,我可真没用,不行,大哥身上也有伤,我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这样?打个身上的伤,被我这样压着,一定很痛吧,我的下来。想着别妄图从雷狮身上下来,挣扎着,挣扎着,却没有成功。“卡米尔,你别动,碰到伤口很痛”悲伤的人停止了挣扎,按照原本规划好的路线逃出,回头看不见的营地时卡米尔贴近雷狮,凑到他耳边。“大哥,要不你还是把我放下来。”雷狮,用手将背上的人搂紧了几分,使得卡米尔的前胸完全贴在了雷狮的背上。“怎么,不喜欢大哥背你了,哎卡米尔长大了,不喜欢大哥了”本来正打算摆脱蕾丝,贴近雷狮背上的姿势的卡米尔,听到这话,连忙摇头,熬粥如何解释的话语还没有串联成,身后,便传来被人打了两下的痛感,脑中还在编绘的词句瞬间变为空白,大哥,他居然打我屁股,我的天,沉静下来的卡米尔就着那个姿势,走着。

“大哥,我们去哪里”

“到了目的地就知道,那里,可以让我们暂时独处一下”

误入04

#严重ooc

#入学考试时写在草稿纸上,被监考老师盯着写真羞耻。

——    ——   ——   ——   ——

因强光的照射还不能睁开眼睛的卡米尔,听到 那令人厌烦的声音,平生头一次在除了雷狮大哥的面前皱了眉。

“等你睁开眼睛,我相信你的神情会更加动人。”刺耳的笑声传入耳朵,心里莫名烦闷,干脆就这样闭着眼睛好了省得看见那令人作呕的面孔。

“还真是个渣渣,既然不想睁开眼睛,那就不用在睁开了。”眼睛上被蒙上了黑布,不过没关系,反正闭上眼睛也是一片漆黑。遮不遮眼睛也无所谓了。

“雷狮,你看看来的人是谁?”雷狮!不可能,大哥怎么可能绝对不会,嘉德罗斯一定在骗我。不行我得确认一下,费力的抬起被铁链束缚着的双手,试图拉下那黑布。看看现在!到底发生着什么!

“给我抓住那只虫子的手,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不用再睁开,怎么可能让你轻易的看清。”本来已经被铁链束缚着的双手,此时被两双粗糙的大手抓住,就现在还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挣脱。

“我想你肯定不相信你的雷狮大哥会被捉到这里,既然你现在看不见想必你们兄弟情深听声音总可以听出来吧!”嘉德罗斯起身,靴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远。在某处停留了许久,折返回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卡米尔身边的人。

“你,去让他出个声。”

左手失去了束缚立马想将眼前的黑布撤掉,右边的那人抓住不然卡米尔动弹,不放心的将卡米尔的双手扯到了卡米尔的背后。手臂上的疼痛,使得卡米尔不悦的弄出了些声响。不远处不知道为什么传来了一阵伴随着铁链的碰撞敲打木板的声响。

“雷狮,你最好不要发出什么声响不然不知道你可爱的弟弟会崩溃成什么样子。”过于空旷的空间,卡米尔可以清楚的听见每一个字。当雷狮的名字再一次从嘉德罗斯的口中说出,卡米尔还是忍不住颤抖。

不可能的,骗人的,大哥,大哥他绝对不可能在这里,这种不安感绝对是错觉。

鞭子抽打出的风声,落在人体上那种惊心动魄的声音,落入卡米尔耳中。此时的一切动作都显得多余。

现在还无法确定那个正在被抽打的人到底是谁。我得沉着冷静,自乱阵脚只会给对方添一重把握。

就算对方是大哥我也不能慌,我得想想如何带着大哥逃出去。我不应该在这里慌张,绝对不能慌张。怎么做才可以将我和大哥救出去。不能慌张。

时间流逝那方的人迟迟没有发出声音,卡米尔的心中越发不安,那人,不会的,大哥,他,怎么可能,他……

似乎为了印证卡米尔的猜想,在刺耳的鞭打声中,隐隐约约夹杂了一丝及其微弱的闷哼。

“大哥?”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卡米尔试探性的呼唤。

鞭子停止了挥舞,被蒙住双眼的卡米尔怔怔的立在那里,仿佛能够通过那层黑布看到对面的人,长久的沉默之后换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嗯……”失去了往日的狂傲,带着沉重的无力感。

“大哥!”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一声,喉咙有一点疼痛,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雷狮大哥对我说不要慌,他没事。怎么可能不慌,怎么可能没事,那一声声鞭子都是实实在在的落在了身体上啊!

如果说那个时候我睁开了眼睛,如果我不骗自己,如果我没有假装冷静,哪里来到那么多如果,都是我,全都是因为我大哥才会,我什么也做不成,我只会给大哥拖后腿。我真是个废物。

我得去大哥身边至少我可以帮大哥挡几下鞭子。不然大哥肯定还会继续被他们打的。我得过去。

被反扯到身后的双手用力妄图挣扎出来,毫无章法的乱动,当初在军校里学习到的逃脱方法早已被抛在脑后,现在卡米尔脑中全是跑到大哥身边去。

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被拽的通红。大哥他,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明明就在大哥身边去什么也不能为大哥做。明明想要为大哥做事去总是办不好。处处个大哥拖后腿的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放开他。”目睹了全过程的嘉德罗斯突然开口。怎么了他怎么竟然会。不管了现在倒大哥身边才是最主要的。

伸手一下扯下遮住视线的黑布。想大哥的方向跑去。看见那白色的外套被染上了血色,眼中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你的大哥还会经历什么我可不知道。”

——  ——  ——TBC——   ——   ——

误入03

#ooc预警

#明天就开学了,原谅我学生党不可能日更不过每周回来都会有一篇大粗长的文的。也没多少人看。

首章

上一章

————    ————     ——

       被抓住后,以一种极不舒服的姿势被拖到了敌军的大本营。接着被关到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屋子里。用一种做工十分精巧的铁链锁住,也真是难为他们肯用做工如此好的铁链锁住我了。

      那些从缝隙中渗透下来的水滴,渐渐的形成一个小水潭,丝丝缕缕的光透过那些缝隙试图想要照亮,这片晦暗的角落。

        就凭借这细碎的光束就想要拯救一些什么东西嘛?或者这些细碎的光束有妄图将某些东西扼杀?不过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皮靴踏在木板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有条不紊的脚步声,此时落入耳中,和即将宣判死刑没两样。

      “在这里呆着,还挺悠闲的嘛。卡米尔。”看清来人的面貌,明明都是能够上战场杀敌的年纪,还贴着如此幼稚的星星贴纸。除了嘉德罗斯也没谁了。

        抬头直视嘉德罗斯的眼睛,眼中没有包含任何情绪,蓝色的眸子平静的吓人,一点也没有大海的波涛汹涌。

       “没意思。”

        那道门再次被关上,无边的黑暗再次袭来。我现在也已经长大了,我也已经可以为大哥分担了。我想这种程度的黑暗也困不住我。大哥,稍微再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找你了。将帕洛斯那种人留在大哥身边我可真是不放心啊。

        不过!雷狮大哥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大哥,又有什么困难可以击败他 。

        大概离嘉德罗斯离开仅仅只过去了几分钟,一行全副武装的士兵,闯进这个小屋子里。

        啊,估计是要榨取我作为敌军要将残留的价值了吧。

        被强行拖离那个黑暗的小屋,突然被外面的强光照射,只能闭上双眼坦然走出。外面的阳光可真刺眼。

     “呀,卡米尔你可来了,我为你准备了一场视觉盛宴。”

——   ——   TBC   ——   ——

误入02

#新手发文

#ooc预警

首章

——        ——         ——         

如果大哥嫌弃我怎么办,我这幅模样,弱小,可怜,受人欺凌。一切都与那年一样,从平民窟被接回来的他,不过是个废物,被欺负的弱者,谁在意他呢?

寒冷潮湿的夜晚独自一人蹲在墙角,窗外可以看见那些高贵的人,正在开一场盛大的宴会。真烦,那些虚伪的嘴脸。明明厌恶这对方,却摆出这样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令人误会。这些上层贵族,真的很讨厌啊。

这个世界的人一生下来就被划分了等级,像我这种不上不下的可能没有吧,没有什么才能,没有勇气,弱小,无用。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流吧。

“嘿,渣渣,在想什么呢?你这幅样子真让我很火大呢。”头顶上的疼痛越来越明显,仿佛那些头发要与本体分离了一般。现在事情的发展开始偏离了预定的轨道。可能我再也见不到大哥了,我可能要与大哥分离了。到底是为什么,现在的我难道,还是在孤军奋战?

“啧,又无视我的存在。”抬头看着那金发少年,在阳光下的照射是那么刺眼,就像创世神一样。不过,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神明。所以那种杀出重围来救我的情况根本就不会存在。

几计拳头再次落在身上,感觉快要散架了。

再次被强迫与那双金色的瞳孔对视。果然是个小孩子,眼睛里的愤怒完全透露了出来。

“你,很生气吧。是因为我的原因吧。”

“既然知道,你还说什么。烦。”

松开卡米尔的头发,扯着他的衣领继续走着。

一路无言,不过再也没有恶语相向,也没有拳打脚踢。所以我感觉还挺良好的

“你,就在这里呆着。你可不要想着乱跑,你的生死可与我无关。”抬头看着这个金发少年。是天使抑或是恶魔,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少年就是恶魔。

他可还真是放心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虽然被束缚住了手脚但是我依旧有办法逃脱。

轻松的挣脱了束缚手脚的绳索,“这个时候慌乱的乱跑是最不可行的了。”卡米尔向着被拖拽来的方向走着。被这周围有稍微能够隐蔽一点的地方,我记得是在这个方向。

不过好像那个少年回来了,很愤怒的样子。不过没关系,这个隐蔽的地方,不好,没有退路。

“找到你了……”想不到啊这少年竟然这么快就发现我了。第一次逃脱就这样失败。被那少年再一次束缚手脚。带回之前那地。

“你现在,在想什么呢?有兴趣和我比试一下嘛?嘛,不过我觉得手下败将没什么好比的。雷狮手下全是这些没用的货色。”金发少年看向卡米尔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啧,想必雷狮本人也不怎样吧。”

“我不允许你这样诋毁我大哥。”心中的愤怒驱使着自己向着那个金发少年攻去,看着金发少年眼中流露出来的兴趣。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呐,看不出来嘛,实力还挺强劲的。我叫嘉德罗斯,是雷狮的敌人。”

——   ——   ——TBC——   ——   ——

误入01

#第一次写文有许多不足
#ooc慎入

            ——   ——    ——    ——    ——

“卡米尔,你先走。”
“大哥,我……”
“废什么话,叫你走你就走。”
“好。”
撂下这个字便转身向这远离战场的地方走去。我怎么可以抛弃大哥先走,怎么可能。似乎是坚定了什么信念。快步向一旁的山头走去。将自己隐匿在草丛中。
“大哥,我已经占领制高点。”
对讲机那头的雷狮微怔,“我去,卡米尔你在哪里,我不是让你先走嘛!”
“对不起,大哥。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违抗你的命令了。”
抱着必死的决心瞄准了敌方一名要将。
其实吧卡米尔的射击的技术一向很好,从军校开始似乎神枪手这个称号就一直围绕着他。拥有非凡头脑的他更是无人能敌。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令卡米尔乱了阵脚,大概也只有那个男人了吧。
“大哥,如果我这次可以活着回去,你答应我一个愿望好不好。”
“好的,卡米尔。”你可一定要活着啊。
不辱卡米尔神枪手的称号。一发命中敌方要将。不过对面那个黄毛小屁孩,怎么拿把弓就上战场了?可真是轻敌。啧,好像在骂我渣渣,啧,真令人不爽。
不过该撤离了这个位置已经暴露了。
不对好像有什么飞过来了,这好快躲不过去了。啧,居然被箭刺中了肩膀。课真是大意了。不过对面那小子很厉害啊,这样下去大哥会处于不利之地的。
“不行,我必须要解决掉他。”
用力将箭拔了出来,扯下衣角的一块布粗略的处理了一下伤口。
“就这样就好了,眼前最大的麻烦是他。”
举枪准备瞄准对面那个狂妄的小子。“就这一枪,加油,卡米尔。”
不好那小子发现我了,只能先躲避一下。情况不妙啊。雷狮大哥那边也陷入了苦战。这可真令人焦灼。
“嘿,渣渣,都大难临头了还有空考虑别人?”
“你。”
“我什么我,离的这么近不好施展。那就只能这样了。”
被人拉着衣领行走的滋味真不爽。啧。等一下他,他该不会要把我拖到雷狮大哥面前吧。不不不……不行,唯独这件事不行。奋力挣扎试图从那人的手中逃离。
那人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在挣扎的卡米尔,松开了抓住卡米尔衣领的手,卡米尔挣扎的想要从地上起来。不料一双手扯住了他发头发,强迫他抬起头,腹部又受了几次重击。“弱者就应该乖乖听话,明白吗?你的信仰现在在这里一文不值。”
感觉意识有点模糊,我好像被拖到了那个地方,这里真吵,我好像听见大哥的呼喊声了,我再听听,好像真的是大哥,大哥在叫我,我得去大哥身边。什么东西拉着我的头发,又是谁在打我。我不能再在这里了,我得去找大哥,我在这里大哥一直找不到我的话大哥会担心的。不不不,我这幅样子怎么去见大哥大哥会嫌弃我的。

——     ——    ——     TBC   ——  ——      ——